元宵节灯谜之猜《红楼梦》人名 生活小帮手 品味生活。

夫妻俩种了一大棚的西红柿。西红柿长势喜人,枝头挂满了果子,个个都有成年人的拳头大,红彤彤的像婴儿的脸。

  第二,焦大他是在喝醉了酒的情况下,破口大骂的,因此他带有醉酒也就是带有不太清醒的特点。他说咱们红刀子进去,白刀子出来。按说应该是白刀子进去,红刀子出来,他是喝醉了,表面上看起来他是喝醉了,说错了,说颠倒了。实际上他这个话的颠倒,作者是暗示是非被颠倒,恩仇被颠倒,所以焦大醉骂可以看做是一场非常精彩的折子戏,焦大为我们表演了一套非常好看的醉拳。第三点,焦大这个形象,具有某种非常重要的象征意义,我们读《红楼梦》,都会注意到,因为贾府是两门国公府,人口众多,建筑宏大,各方面的关系非常复杂,所以曹雪芹在开头这五回,对整个小说做了非常重要的基础性的介绍,做了很多铺垫,通过两个神话,通过冷子兴演说荣国府等等。前五回有点像什么呢?咱们现在搞一个很大的工程,先要挖地基做到几通一平,什么上水、下水、煤气、电缆、宽带都得准备好了,然后才开始盖那个建筑,前五回它起这个作用。那么前五回这个作用当中,其中有一个就是冷子兴演说荣国府,他把宁荣二府主要是荣国府的情况,历史沿革,现在都是谁掌权,谁是什么官等等等等,几个主要人物都介绍,它里边有一段非常精彩的话。它说“古人有云,百足之虫,死而不僵,如今生齿日繁,事务日盛,主仆上下安富尊荣者尽多,运筹谋划者无一,其日用排场费用,又不能讲究省俭,如今外面的架子虽未甚倒,内囊却也尽上来了,里边的东西都翻上来了。”实际上里边那些肮脏的腐朽的都已经显示出来了,这两句话可以说是非常经典的语言,是研究《红楼梦》被引用的最多的,是对曹雪芹反复强调的末世最好的概括。然后下面,冷子兴还讲了一句非常重要的话,“如今的儿孙近一代不如一代”,我们要注意冷子兴是干嘛的,冷子兴是京师的古董商人。我们要知道,全中国很多大城市都卖古董,都有古董店,但是哪儿的古董也没有咱北京的古董多。北京千年帝都,哪儿的古董商人也没有京师的古董商人水平高。冷子兴演说荣国府,他实际上是在鉴定一个古董,这贾府宁荣二府百年老宅不也是一个大古董吗,所以冷子兴的点评具有很高的概括力和理论水平。但是因为他要介绍整个荣府,所以,他的这个鉴定和评点是比较偏重于理性的,“外面的架子虽未甚倒,内囊却也尽上来了,一代不如一代。”

夫妻同戴光荣花(打《红楼梦》人名一)。双红

风水轮流转。

  最后我们还回到人物的名字上来,小红叫红玉,我们想一想,《红楼梦》那么多女性当中,叫玉的有几个,宝玉、黛玉、妙玉,金陵十二钗正册的,另外就是红玉。当然了,因为这个“玉”字重了宝玉和黛玉,避讳,把这个“玉”字拿掉了,可是把“红”留下了。《红楼梦》不就是个“红”吗?“红”在文化传统里面代表女性少女,曹雪芹把这么好的一个名字给红玉这个孩子,不是偶然的。这个反映了他对红玉这个女孩的喜爱,红玉也是有才补天而无命补天的这些少男少女之意。

十八子升官(打《红楼梦》人名一)。李贵

我不知道如何理解这类人的做法,如果情况颠倒,换成李贵一家有急,找亲戚朋友们帮忙,又是什么样的情况呢?

  (编辑:兰华犂丛矗篊CTV.com)

女孩男孩一个样(打《红楼梦》人名一)。平儿

我想到了另一户陈姓人家。

  《红楼梦》中的人物都是对照着写的,我们以前讲过晴雯和袭人,平儿和王熙凤这些都是对照地写,一组一组写的。那么茗烟跟谁对照呢?跟李贵对照,李贵是谁呢?李贵就是宝玉的奶妈李妈妈的儿子。宝玉十几个男仆当中,李贵是首席男仆,何以见得?在宝玉上学之前,贾政不是先要对他进行一下思想动员,就说跟宝玉的是谁呀?进来。结果外边进来了三四个大汉,这三四个大汉就是他的男仆了。结果跪下回答贾政说话的就是李贵。很明显,封建社会都是母以子贵,或者子以母贵。他母亲是贾宝玉的奶妈,所以他就成了首席男仆了。那么贾政呢,当时不就训斥李贵吗,问他,宝玉书读哪儿了,然后说别的都甭念了,就把四书好好背会了等等。教育了一顿,不仅是训了宝玉,而且也关照了这些仆人。我们注意一下,李贵出来以后就跟宝玉说了,二爷,你看别人,仆人跟着爷儿们都有点体面,你看我们,他里边讲了一句关键性的话,他说只求小祖宗听一句半句话就有了。这个“听一句半句话”,听话,听谁的话,一方面直接地说,是听我们这些奴才的话,听我们的劝,但是归根结蒂是要听老爷的话。因此李贵他们是要这些仆人是要忠心耿耿地执行贾政的指示,而茗烟跟李贵的最大区别,就在于茗烟不仅是不执行指示,不听话,而且他有时候还主动挑唆宝玉不听话,起一点煽风点火的作用,好些事情都是茗烟主动的。

草色遥看近却无(打《红楼梦》人名一)。碧痕

大人支使自家孩子,有的拿着大盆,有的拿着塑料篓子,叽叽喳喳的欢呼,很快收获了一大盆喜人的柿子。

  好,我们现在来说焦大,焦大他是出身行伍,他当兵的出身,跟随太爷出过几回兵,没有文化。他对贾府的评点,他是偏重于感性,从他的切身体会,从他的切身感受来说的,所以他说的话都非常具体,他和冷子兴总体性概括性的点评不一样,他从切身感受,什么感受,不公道,你对我不公道,从这儿出发的。所以焦大那时候已经看出这个家族在没落,他说“哪里承望”,就是哪里想到,“承望”,本来是希望的,哪里想到失望了。“哪里承望,到如今生下这些畜生来”,太爷是立过大功的,是国公,仅次于王,而现在这些后代呢,生下这些畜生来,可不是“一代不如一代”嘛,所以焦大的话和冷子兴的话,在本质上是一样的,焦大这个醉骂,他具有感性的就事论事的特点。我们要注意的是什么?我刚才讲前五回,是五通一平,基础性工作,第六回开始,小说故事正式展开,焦大醉骂就发生在故事刚刚展开不久的第七回。所以焦大这个名字,我们又回到名字上来,曹雪芹在人名上下的工夫,真是令人叹为观止,古今中外绝无仅有,我估计不仅空前,也绝后。焦大什么意思?焦大就是“大焦”,焦急呀,急得不得了。你们这些后代们,荣哥儿们,都畜生一代不如一代,这是小说开始的时候就表现出来的,通过焦大的嘴,就表现出人们对这个家族的没落,对这个社会的腐败的失望和焦急之情。凡是读过《红楼梦》的人谁都不会忘记这个老头。

寒从夜半起(打《红楼梦》人名一)。冷子兴

熟悉这对夫妻的人听到后,只是微笑不言语。

  主讲人简介:周思源,1938年4月生,浙江杭州市人。1957年毕业于无锡市第一中学,1962年毕业于复旦大学中文系文学专业。现任北京语言大学汉语学院教授,中国作家协会会员,中国电影家协会会员,中国鲁迅研究会会员,中国红楼梦学会常务理事,《红楼梦学刊》编委,中国中外传记文学研究会理事。

女十八兮叹分离(打《红楼梦》人名一)。杏奴

这些人家心里都知小儿子敦厚,不想让他为难,这才不约而同的帮忙为老人送终。

  如果说宝玉、凤姐、薛宝钗、林黛玉、贾母这些算是一等人物,王夫人、贾政、贾珍、贾琏等等,算二等人物。那么还有许多就只能算三等人物了,当然像鸳鸯、袭人这些,都是二等人物,有些就是三等人物,甚至四等五等,等外的,不入流的人物,但是我们在读《红楼梦》的时候,你如果读得仔细一点,你都觉得这个人物经得起品味,有琢磨头。因此《红楼梦》中的三等人物,有些三等人物,经得起一等分析,也就是说经得起专家来进行分析和评论。那么为什么三等人物经得起一等分析呢,这是因为曹雪芹用一等力气在写好三等人物。

六王毕,四海一。(打《红楼梦》人名一)秦邦业

为什么呢?

  《红楼梦》里描写了几百个人物,除主要人物外,一些看似微不足道的小人物也栩栩如生,不同凡响,我们先看看贾府的第一代奴仆焦大。焦大当年把荣国公从死人堆里背出来,这才繁衍出贾府的百年基业。焦大由此恃功自傲,不想这天却被派了“黑更半夜送人”的差事,喝醉了酒的焦大仗着酒性,就上演了一出“焦大醉骂”的好戏。

并非独生子(打《红楼梦》人名一)。丰儿

图片 1眼看西红柿就等着采摘,可是销路打不开,时间不等人,熟透的柿子更不等人。夫妻俩只好将西红柿带根拔掉,随意的搁置在地里。拆掉厚厚的塑料膜,远远望去,红得诱人,弃之不理,实在可惜。

  主要从事小说创作、《红楼梦》及古代小说研究,现当代文艺批评、中国文化研究。著有历史题材长篇小说《文明太后》上下卷(南海出版公司2004),《红楼梦魅力探秘》、《红楼梦创作方法论》(文化艺术出版社1994、1998等),主编书籍十余种,在41种报刊上发表红学、美学、史学、文化学、文艺评论等学术性文章100余篇,主要有:《质疑康雍乾“盛世”》、《评亨廷顿“文明的冲突”》、《二十一世纪中国文化的世界地位》、《大观园为什么没有原型》、《论鲁迅对的评价》。

相关文章

网站地图x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