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葡萄京官网--AG电子

加载中…
个人资料
流浪船长舟欲行
流浪船长舟欲行
微博
  • 博客等级:
  • 博客积分:0
  • 博客访问:347,192
  • 关注人气:143
  • 获赠金笔:0支
  • 赠出金笔:0支
  • 荣誉徽章:
相关博文
推荐博文
谁看过这篇博文
加载中…
正文 字体大小:

庚子之秋随笔——王皋宅

(2020-09-02 11:42:23)
新葡萄京官网标签:

沐风枕流之室随笔

原创

庚子之秋随笔

王皋宅

分类: 随感

不久前去过的苏州相城荻溪之畔的“太平书镇”,在一个京城风雨夜再现于我的梦中。

我最近梦中的逻辑辩驳与自我论战,远比清醒的时候更激烈,有的时候甚至会冒出一些令我自己吃惊的命题和论断:

比如:“文化发生”的“过程”,究竟该是“过程”?还是“社会过程”?

比如:使用基本材料梳理中国海洋文化历史脉络的前提,是否必经一个文献学的绝对过程?

比如:上古所谓“天圆地方”,是不是会导引出一个“哲学上的‘无限’与数学问题的‘消失’”?

比如:从海洋文化学的角度研究国史,除了研究“东——西”问题,是否更有一个被忽视的“南——北”问题?

比如:当前是否存在着“文化概念”和“国族概念”的乱用,从而导致“扯淡文化学”的发生?

比如:真的有一种被“沿海先民”创造的、独立的“海洋文化”存在吗?

比如:“概念”言说中的“是什么”和“像什么”,是否是东西方世界思维体系差异的“根问题”?

比如:啥叫“官方食槽”?

……

荻溪水畔,粉墙黛瓦的一片清宁之地,窗外种些芭蕉和竹,窗里铺上蒲草席子,置原木矮几,几上倒不在乎泡什么茶,最好是一杯冒着热气的EspressoMacchiato;东壁上也不在乎该是“芳草渡头韩幹马”还是“绿杨堤畔戴嵩牛”,能挂幅留欧浪子常玉先生的“壮硕腰腿”才更对劲儿。何时——在这样的半中半洋的净室安坐,在风雨暴临、惊雷跌错、人神交关之际,破解这些半梦半醒的扯淡谜题,该是多么的魔幻呀!

我也梦见过人——相爱的、不相爱的;相杀的,不相杀的;相“憎会”的,不相“憎会”的;相关的,毫不相关的……有一晚,一个叫王皋的人从“梦窗之外”匆匆“走”过,单留下灰影一条,我听见他竹杖戳点石板路的“笃笃”之声了,却未辨其面目……知道他曾是安居荻溪畔的宋人,知道他曾官居南宋宰辅,对这个风雨飘摇中的朝廷的建立和秩序的稳定有大功劳,但在《宋史》中,却无一传。

“王皋无传”,这事儿让我觉得修《宋史》的元代人他妈的很差劲,倒不是说负责前朝历史编写的都总裁官、蒙元官僚蔑里乞?脱脱和继之者阿尔拉·阿鲁图如何差劲儿,主要是像贺惟一、张起岩、欧阳玄这些汉人,咋就把人家王皋给忘了呢?你丫故意的吧?!

历史记忆是个“选择性”很强的“主观玩意儿”,很多东西,就是被“故意”弄出来的。我这次去荻溪,在王皋故居流连甚久,也是“故意”记住了几个好玩儿处:

一是这条街叫“九思街”——“九思”是个高大上的词儿,源出《论语》,“子曰:君子有九思,视思明,听思聪,色思温,貌思恭,言思忠,事思敬,疑思问,忿思难,见得思义”,但在太平禅寺前古银杏下问过石井栏上的荻溪乡人,却说以前不叫这个雅称,而叫“狗屎街”,房子自然是后经修葺的,过去一度还成了人民公社太平采购站的门市部。

二是塑了王皋坐像、挂了“槐荫满堂”匾额的威严正厅旁边,居然别辟一室,内有别着驳壳枪的蜡像,看说明才知,这是19395月,共产党领导的“江南抗日义勇军”副指挥叶飞率部东进阳澄湖畔,收编“忠义救国军”胡肇汉土匪部队的情景——叶飞上将是俺的老政委,他祖籍福建南安,却生于菲律宾奎松省,开国上将中唯他曾有双重国籍。而胡肇汉据说就是《沙家浜》中草包司令胡传魁的原型,在剧中,胡传魁靠参谋长刁德一做媒,娶了日伪汉奸“邹翻译官”的妹妹,并在婚礼中死于奇袭的新四军指导员郭建光枪下,而真实的胡肇汉死于1950年的上海,他倒是真的在阳澄湖畔娶了一门亲,但不姓“邹”,而是“王氏望族族长之女”。

三是在王皋故居的墙上贴着几个“老熟人”的照片——聂卫平、罗建文、王汝南、华以刚……好像还有华学明,印象中2017年他们在苏州搞过“围棋元老赛”,好像那届冠军是聂,亚军是罗——难道就是在这里吗?再看此地,厅堂轩敞,灰瓦酱廊,芭蕉浓绿,青砖点苔,确实也是个纹枰对弈的佳处,可惜,罗建文七段夺得亚军后数月,竟溘然长逝了……罗公好酒好美食、爱唱京剧老生《空城计》,他的酒酣面赤、人醉兴豪之态,还约略记得一二。

写了这么多,还没聊到“本主儿”王皋——其实,无需多言,上“百度”一查,王皋其人就可知一二。北大王守常教授讲课,提到什么人名、地名、书名,引用什么典籍,就吩咐学生去“查百度”。但会说明:“百度很方便,作为一般性的了解,上面什么都有的……但我们做学问,就不能靠它了,错谬太多。”我学生跟我说起王守常教授的话,我大笑了一阵——他说的对,老实做学问的,绝不能当“‘百度’学者”、“‘知乎’分子”,无他,“错谬太多了”。但即使不“百度”,史书上的错还少吗?比如《宋史》,不就没有《王皋传》?

王皋(10811156),曾祖魏国公王旦、祖父工部尚书王素、父亲是与苏轼有厚交、受过“乌台诗案”牵连的诗人、画家王巩。王皋入仕,恰是宋王朝风雨离乱之际,靖康变后,徽钦北狩,他实际上是滞留在了北方、进入了张邦昌伪政圈子的。不过在金人撺掇扶植张邦昌称帝的时候,他和张叔夜等勇敢滴拒绝拥戴,最终张邦昌这“宋朝汪精卫”也没敢称孤道寡,应该说,“宋朝汪精卫”当时的政治考量一定是多方面的,但与王皋、张叔夜、吕好问、马绅等人的阻拦抗辩也是相关的。

王皋作出的第二个“勇敢之举”,就是冒死给在押的徽钦二帝通信,希望他们准许流落在外的太子继位,以示国之未亡,为此,他险些被金人砍了脑袋。

王皋作出的第三个“勇敢之举”,就是把早在靖康之难前就被废去皇后封号的哲宗皇后孟氏请出来,把这个侥幸没遭金人北虏的老太太作为“旗帜”,在汴梁垂帘听政,召集离散臣民,修葺城防自卫。这一举动无疑对后来宋王朝的苟延残喘贡献很大。

王皋作出的第四个“勇敢之举”,是通过孟太后,扶植逃离在外的康王赵构称皇帝位,改元“建炎”,令国家有了“正主儿”。然后,王皋等一干人非常明智、果断地建议孟太后立即停止垂帘听政——实在说,这也是个冒死之举。但此后,他又冒死护送孟太后,从危机四伏的汴梁南下,经过兵荒马乱的长途跋涉抵达扬州,与宋高宗赵构汇合,再转道护送太后车仗抵建康(今南京),这对南宋朝政格局形式上的稳定,作出了莫大的贡献。

不久,王皋又作出的第五个“勇敢之举”——他在护送宋高宗赵构前往明州(今宁波)的时候,发生了“皇家卫队领导”——扈从统制苗传和刘正彦的叛乱,这俩小子竟然把宋高宗赵构当“肉票儿”劫持,逼赵构把刚坐稳的宝座让给三岁的太子,迎请孟太后重新临朝听政。王皋立即会同张俊、吕颐浩等率军讨伐,救出赵构,平定了这次叛乱。

这一年是建炎三年,即1129年,王皋48岁,历史记载中,王皋的“勇敢之举”大约终结于此。这年三月,他把宋高宗赵构护送到平江府(今苏州)驻跸,也正是那个时候,他相中了荻溪之畔的这片好地方,并且开始兴建宅邸。但又过了4年,即绍兴三年,有金国使者带回了徽钦二帝的亲笔书信——这下子,引起南宋朝廷的一阵大乱,主战派热血沸腾或者虚火上升,力主北伐,恢复中原,迎回二帝,一雪前耻。而议和派则说服宋高宗,与金议和,定都临安。王皋是倾向北伐的,见此,据说发出长叹:“吾亦从此逝矣!”然后,他弃官隐居,抛下这原本就担不起来的江山重负、卸下这根本拉不动的历史重轭,脱袍挂冠,退隐荻溪,从此不仕,那时候,他才不过54岁而已。

王皋在荻溪,子息绵延,他的三个儿子分别叫王易、王铎、王胤。历史上叫王铎的名人有好几个,唐朝有个宰相,明清有个画家。王皋的儿子王铎做过尚书郎,专程去临安(杭州)请岳飞给他们家的《王氏宗谱》题词和作跋。岳飞的文章是这样写的:

 

“皇宋受命,贤臣辈出,而相业炬赫、得君最厚者,无若魏国王文正公,而其子懿敏公素及孙太常公巩,皆以文章气节显名于时。若余所交殿帅王君子高,固文正公曾孙也。君以名家子,释铅颖、从戎马。当靖康末造,斥金虏,拒叛臣,坎坷万状,辇从南行。虽疆场宿将,无不闻名叹服。每因公事宴集相与,论及世变,君则嘘唏,泣数行下。盖其忠愤激烈,实有大过人者。顾军旅旁午,契阔者久之。兹奉朝命召还,休沐多暇,而君之仲子省郎吾护,捧君手书,谒余于临安私第,且出宗谱,索予为跋。余既喜故人之有子,更深喜故人之子之贤,且才也。乃受而读之, 其溯来自子晋,得派自太原。由晋及唐,迄昭代,文章甲第。炳炳弈弈,世不乏人。氏族之盛洵乎,蔑以加矣。顾余武人也,无渊云严乐之文,而欲附王氏谱牒之后以垂不朽,不其难哉。然窃尝横览当代高门右族,炫熠宗支汗漫卷帙,几于连帷压架 , 乃数传而虫蠹穿之矣,又数传而灰烬荡之矣。求其如王氏之裒然完帙,阅历异代而光远有耀者几何耶?是真两序间之赤刀、天球、河图、大训也。谨谢省郎为我寄语尊人曰,是可为王氏世宝矣,爰题四字于卷首而归之。”

 

我学问浅,不能辨这篇文章是否真的出自岳武穆之手。太平镇利民桥畔有棵千年银杏,我也忘了是王皋还是王铎手植的,据说到了秋天,来此拍婚纱照的人巨多,成了“网红树”。

我也想秋天再去一次荻溪,就为了看看那株银杏,而不为弄清那些我说不清的历史——历史,怀着弄清它的心,可以;必求其真相,或自恃已知其真相,则幼稚可笑。

记得在荻溪的一条老巷子里,见一个老阿婆坐在自家门内,鬓插枝绒花,怀抱只白猫。我闲得无事,问她:“阿婆,早饭吃过了吗?”

阿婆答:“吃过了。”

我问:“吃过了,然后干什么呢?”

阿婆说:“等吃中饭。”

哎……历史也罢,哲学也罢,文化学研究也罢,都远远没有阿婆的日子清楚、真实;只是文人不会记录阿婆们的日常,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202092日追记

庚子之秋随笔——王皋宅

0

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/Report
前一篇:独白
后一篇:疑问
  • 评论加载中,请稍候...
发评论

    发评论

   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,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。

    < 前一篇独白
    后一篇 >疑问
      

   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: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(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) 欢迎批评指正

    新浪简介 | About Sina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招聘信息 | 网站律师 | SINA English | 会员注册 | 产品答疑

    新葡萄京官网 新葡萄京官网,新葡萄京官网平台,澳门新葡萄京官网注册

    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