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葡萄京官网--AG电子

加载中…
个人资料
民为贵四世
民为贵四世 新浪个人认证
微博
  • 博客等级:
  • 博客积分:0
  • 博客访问:1,624,498
  • 关注人气:6,823
  • 获赠金笔:0支
  • 赠出金笔:0支
  • 荣誉徽章:
相关博文
推荐博文
谁看过这篇博文
加载中…
正文 字体大小:

昔年的捧角儿

(2014-08-21 10:23:01)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昔年的捧角儿

 

伶界的“角儿”该是渊源于角色一词,但二者不是一码事。角色(亦作脚色)进入戏剧大致在元明之极,宋代之前“角色”曾指履历档案,后来才用来定义戏剧人物。而角儿是扮演角色的演员。故而说捧角儿可以,说捧角色就不大像话了。

进而言之,也不是所有演员都能当得“角儿”,总要有些说法才行。过去伶界对于某人是角儿某人不能称角儿心里都有数,却谁也说不清明确的评判条件。本人就此问题曾请教过些伶界老先生,他们说,按过去老论儿,怎么也得会二百出戏,演过百十出,大概二路以上。若在此基础上做个归纳,“角儿”是指演员凭借个人剧艺水平和能力,得到观剧者认可而享誉著名者。

“享誉著名”须是公论,不能凭自己说。比如某演员自诩“老生名角儿”就不作数,因为别人不一定认可。旧京的规矩是,光在北京唱红还不算名角儿,一定要行走外埠。外码头首推上海,次为天津。于津沪再能唱红就算红遍南北,这才为“角儿”。至于其他码头都无关宏旨,只要京津沪戏迷认可就算行了。这里边还有个讲究,前提是先得在北京唱红,其次津沪。倘若在北京唱砸流落天津,则叫“下天津”,属于不得已,断不能叫角儿。“下天津”有诗为证:“歌场冷落几年春,觑得庐山面目真。到底品花先品格,格低无奈下天津。”(艺兰生《宣南杂俎》)

再说“捧”。观剧者对自己喜爱的角儿摇旗呐喊,站脚助威,出谋献策,扔钱送礼,甚至愿效犬马之劳即谓之“捧”。捧角儿与戏剧同生同长。角儿总得有人捧,也有人愿意捧。京剧这门艺术尤其特殊,它所以有魅力能叫座儿,不是凭借复杂惊险离奇的剧情故事,而是在于角儿的表演。听戏就是听角儿。不管多熟悉的戏,只要某角儿唱,就有人花钱听。这就是捧角儿。没有捧角儿,或许也难有京剧曾经的辉煌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早期的捧角儿

早年的捧角儿分两种情形,一是出于对演员剧艺的推崇喜爱,进而热捧。另一种是把演员视为私有,下大力气把他们捧红,让他们唱戏侑酒“两抱着”。

从前戏班有两类,一个叫“长桌面儿”,一个叫“圆桌面儿”。所谓长桌面儿指专习演剧技艺的科班,就学唱念做打与手眼身法步,出科后靠登台演戏吃饭。所谓圆桌面儿即“私寓”,也叫“私坊”,俗称“相公堂子”,上台演戏下台陪客。当然“圆桌面儿”也出了不少好角儿。自乾嘉始,京师就流行昆弋、梆子、徽汉等戏班蓄养童伶之俗。道咸间,皮黄班儿(京剧)成就规模,此风仍盛。据传皮黄班首开“圆桌面儿”的是张二奎。这类戏班除教戏外,还须习些交际应酬礼仪,时不时出台陪客。这些侑酒者都得是十四五岁上下,眉清目秀唱旦角儿之男童。蓄养童伶之私寓多以“某某堂”冠名,此即为世人所说的“圆桌面儿”。捧童伶一俗颇盛于一时,前人笔记多有详载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老斗”解

过去一些仕宦达官吃酒饭局,作兴叫童伶(或青楼姑娘儿)陪侍佐觞,曰“叫条子”。伶人应召叫“赶条子”。伶人之间管这类叫条子的客人叫“老斗”。这个“斗”念三声,即升斗之斗。

本人曾听有人把老斗的“斗”念斗争之“斗”音,不知是否另有他解。汉字简化之前,升斗之斗与斗争之斗原本是两个字。升斗之斗做容器解。斗争之斗写作“鬥”,念四声,义为争斗战斗。《说文》解,鬥,两士相对,兵杖在后,象鬥之形。光绪朝初有人就“老斗”做何解专门请教过堂子中人,答“如粟米所量之斗”(见光绪四年艺兰生《侧帽馀谭》),喻指财富车载斗量之有钱人,俗称“斗翁”。眼下人把老斗之斗念成斗争之斗,或许是受了简体字之遮蔽。老斗是成词,老鬥则少见。

老斗赴戏班之大下处叫“喝酒”。大下处的酒随便喝,但不预备热菜,只以干果冷荤佐酒。喝完,连酒钱带赏钱付清走人。倘若老斗想在下处用饭,叫做“摆饭”,得专门设席。酒足饭饱后,除去饭费酒资,还得给厨子、佣人赏钱。一餐下来,所花甚巨。若遇伶人生日,老斗之豪者必“摆饭”,再加上寿礼随喜,花费就更大了。一般老斗无此气派。所以《都门纪略》词场门说“面目何分黑与麻,衣裳总是要豪华。身无百万黄金锭,老斗名难买到家。”足见没钱人当不起老斗。

老斗之外,还有一些阔家小姐太太也在伶人身上花钱。她们往往手面更大,除了置席设酒还另送古玩字画,大把大把花银子。就为让伶人给这些姑奶奶解闷儿。光绪末年以前,女宾还不能进戏园子,她们要想听戏,须到处打探私家堂会。阔太太们就多在酒局饭局上来回周章。光宣间,京师戏园子在二楼开设了女宾包厢,这些花枝招展珠光宝气偏寓一席,也成了一景。

老斗捧角儿,常于二楼包一厢座儿,虚其位以待伶人入座儿问安。台上伶人唱一句,他们喊一声好,喊完好再“打彩”(往台上扔钱)。台下老斗所瞩殊异,各捧心仪,必要争奇斗艳比着喊好,较着劲打彩,看谁腰里横(横读四声,指有钱)。戏一打住,伶人下台给老斗打千行礼寒暄,谓之“飞座儿”。飞座儿工夫不能过长,倘或旁边有人吃醋,引起争端也未可知。过去有《吃醋》四句,可见酸气:“花鸟相依两两欢,一枝别恋太无端。鸟声怡悦花容妒,风送香来也带酸。”这些个捧角儿的,台上扔完钱,台下另赠轻裘轿车,算是花钱买高兴。此风于京城正经流行了许多年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捧角儿种种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晚清的三件大事,甲午、戊戌、庚子对中国的冲击可算伤筋动骨。西风东渐,国内诸等粗俗之气遭遇清新之风即呈颓势,渐难招摇。伶界蓄童伶侑酒佐觞已为世人不齿。宣统元年(1909),伶人田际云首倡,精忠庙召集伶界联席会议,议准伶人若有应酬之事(陪客侑酒)即不许登台唱戏,等于革除伶籍。此议报内廷管理精忠庙事务衙门,照准颁行。老斗叫条子陋俗很快绝迹。往后的捧角儿就全是“长桌面儿”。

戏迷捧角儿是真砍实凿不惜财力,且花样甚多。细分起来有前台捧、后台捧、文捧、武捧、经济捧、艺术捧等说法,其间又相互穿插,搭配混用。比如前台文捧,是说迷党们搜肠刮肚,罗尽世间妙美之词,著文、作诗、集册、题匾。前台武捧,即成群结队预先包厢占座儿,角儿一出台,先齐声来句好。然后不管角儿是唱是念,一定一句一个好。角儿一下台,捧角儿者全体离席。在他们眼里只有心仪,若是多看了别人一眼,就好比烈女失身,罪莫大焉。他们起堂也是让戏园老板瞧瞧他们捧的这个角儿多么能叫座儿。

后台捧是戏园子老板和戏班管事的差事。无非是想尽办法把戏码儿往后排,能唱大轴儿绝不派压轴儿,能唱压轴儿绝不来倒三。再一个就是海报排序尽量靠前,名字写得大如斗。还有的在台前多加几盏灯,单等角儿上台突然摁下开关,角儿还没怎么着,就先落得满身光彩。艺术捧就是帮角儿满处淘换本子,编剧改词儿,说戏择毛儿等。经济捧自然是白花花的银子了。

这些个捧法,全然不是一时心血来潮。他们既有组织章程又有方略纲目,比自己的本职差事还要尽心尽力。具体说来大致有如下情形:

拉帮结社。捧角儿者出于志趣相投,经常在戏园子磕头碰脑,很自然就形成了团伙社党。这些个社党完全自发,也无需登记注册,都是志同道合者。

抬高身价。如绍帅张勋(字绍轩,俗称辫帅)就喜欢听王蕙芳(梅兰芳表哥,旦角儿。与梅兰芳在伶界有兰蕙齐芳之誉)。绍帅的堂会必请王蕙芳。至王出台,六十多岁的老头子,楞从台口爬上去,专给王蕙芳打台帘儿,他是故意让人瞧着他捧蕙芳。有一次张勋在北京江西会馆办堂会,王蕙芳掏出洋火给邵帅点烟,一不留神,整盒火柴爆燃,旁边侍卫以为炸弹,拔刀将王蕙芳手臂砍伤。张勋见状心疼之极,出厚资让惠芳疗伤修养。

排忧解难。捧角儿家为所捧之角儿想尽办法解决实际问题。诸如角儿搭班儿、戏码儿先后、台上临时“痰堵门儿”等,捧角儿家均可设法帮忙解决。

党同伐异。捧角儿的迷党有一个取向,就是他们心仪的角儿得是这个行当第一,而且全世界都得随着他们认可才行。这份念头心里想想、嘴里说说也算罢了,他们却要贯彻落实,这就生出周折。总要想些办法抬高自己所捧之角儿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捧角儿嫁

除了捧角儿家,还有“捧角儿嫁”一说。年轻女学生或阔家小姐捧角儿,有人戏称为“捧角儿嫁”,意指她们捧角儿另有他想。

梅兰芳先生早年就遇到一位“捧角儿嫁”。民国初年梅先生在东安市场吉祥园贴演,有一位美貌宦家女每日必到场观剧,回家后竟患了相思病。一日,这位小姐突入后台,非要见梅先生面谈。管事的叫来警察,该女仍不死心。问她为何要见梅老板,她答:“我早已想好,一定要嫁给梅郎,不知梅郎心思如何。”旁人闻听此言,当即告诉她梅老板已成婚。该女道:“我知道他有妻子,若梅郎肯娶我,作妻作妾我都不计较。”梅先生当然不肯见她,警察强行把她送回家。后来别人传说,该女竟患相思病而卒。(见民国七年梅社《梅兰芳》)

老生言菊朋的二小姐言慧珠也曾有过“捧角儿嫁”之举。言二小姐在北京春明女中念高中时跟先母同班。她自小伶俐,敢说敢干风风火火。学校里有位教师,上课时习惯双手摁着讲台滔滔不绝,此姿势常年不变。言慧珠看在眼里计上心来。她销了一小包铅笔末儿,趁老师没进教室前,把这包铅笔末全撒在了讲台前沿儿。老师登上讲台,还是照常双手一摁,结果满手乌黑,全班大笑。言二小姐生性活跃,喜欢玩笑,满嘴都是哏。二十来岁她骑个摩托车,在北京胡同儿里风驰电掣。有一回先母正在街上走,她骑着摩托从后面而来,使劲拍了先母肩膀一下,并大呼先母名字。先母着实吓了一跳,她却笑若银铃加大油门而去。言慧珠后来学梅派青衣,徐兰沅给她说腔儿,朱桂芳给她说身上。她天生的美人坯子,本钱又好,正经的色艺双绝。李世芳飞机罹难以后,梅派就属她好。

她还没成为角儿时,中华戏校的武生王金璐已是“科里红”,扮相有样儿,功夫好,嗓子也够一卖。在校时获得北京童生比赛“生部冠军”。出科后搭班人缘人气都不错。言二小姐对王金璐情有独钟,凡是王金璐的戏她场场不落。主动热情向王表达爱慕之意。王金璐另有心仪,言二小姐白费了半天劲全无结果。捧角儿家是当了,却没嫁成。后来言慧珠自己也是角儿了,捧她的人也不少。

 

捧角儿,说到底,角儿是根本。言及角儿,剧艺是根本,本领过硬的角儿才有得捧。捧只能算是锦上添花,绝不能指望它化腐朽为神奇。倘或角儿的玩意儿不到家,任你捧角家怎么捧,顶多落个昙花一现,外饶一个白受累。所以说,角儿的剧艺须达到欲罢不能不捧不成的程度,才有得一捧,才捧得顺当、捧得结实。


(本文原题目《捧角儿》约一万二千字,分上下篇发表于《文史知识》2013年第10、第11两期。)

 

 

0

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/Report
  • 评论加载中,请稍候...
发评论

    发评论

   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,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。

      

   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: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(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) 欢迎批评指正

    新浪简介 | About Sina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招聘信息 | 网站律师 | SINA English | 会员注册 | 产品答疑

    新葡萄京官网 新葡萄京官网,新葡萄京官网平台,澳门新葡萄京官网注册

    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