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葡萄京官网--AG电子

加载中…
个人资料
民为贵四世
民为贵四世 新浪个人认证
微博
  • 博客等级:
  • 博客积分:0
  • 博客访问:1,624,248
  • 关注人气:6,823
  • 获赠金笔:0支
  • 赠出金笔:0支
  • 荣誉徽章:
相关博文
推荐博文
谁看过这篇博文
加载中…
正文 字体大小:

评齐如山之《谈四脚》之“评余叔岩”(二)

(2013-06-16 19:42:15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评齐如山之《谈四脚》之“评余叔岩”(二)

 

    三、363页:“也可以说他(指余叔岩)的名气,多半是由他客厅里得来的,不都是由舞台上得来的。”

    笔者评:余叔岩上世纪二十年代即位居老生三大贤首席。与杨小楼、梅兰芳鼎足伶界,被称为“三大件儿”。旧京戏迷多半都是行家,耳朵甚刁,唱念做打差一点儿,他们都不会认可。“满城争说余”与“无腔儿不学谭”一样,均为戏迷高度认可他们剧艺的形象写照。当时京城堂会及义务戏,缺了余叔岩是遗憾。昔年马连良多次在台下观摩学习余氏剧艺。吴少霞(吴彦衡)、杨宝忠(小小朵)、谭富英(小小叫天)、王少楼、陈少霖、孟小冬、李少春,此“三小四少”都是给余叔岩磕过头的弟子。谭富英先生曾言,余先生对我如同子侄一般,问什么说什么。

    后四大须生之杨宝森、奚啸伯虽未得列余氏门墙,却也对余大贤的艺术高度敬仰。杨宝森自不必说,一生宗余开老生门派,所谓余杨不分家。奚啸伯下海前后亦得到过余大贤的指点与提携,终成奚派。

    以上诸位个个儿都是挑大梁的好角儿,他们对京剧艺术的鉴赏力似不该怀疑。这几位如此崇拜痴迷余大贤的玩意儿,足可表明余叔岩的名气是靠真本实学挣来的,绝不是凭嘴说出来的。再者,京剧最讲“台上见”,台上玩意儿不灵,再傻再笨的人也不会听别人忽悠几句就去听余叔岩。头一次去听兴许受人蛊惑,一旦发现余叔岩徒有虚名在台上蒙事,万不会二回再去,皆因进戏园子他得从兜儿里掏硬邦邦的现大洋。

    按齐先生的论断,余叔岩的名气是余宅门客吹出来的。若仅仅一个客厅即可让内外两行一致认可余叔岩,那么把余叔岩的客厅换做央视直播厅都恐难办到。他的客厅总该是“中南海”才对,否则断然没有那么大的强制力与号召力。

    四、366页:“由清朝末年,到民国初年,二十多年的工夫,总未登台演唱,只在春阳友会票房中,消遣消遣。”

    笔者评:清朝末年本人理解即是宣统年间,它与晚清及清朝晚期的概念有区别。民国初年似不该过民国五年。清朝末年,到民国初年,应该是公历1910年到1916年,如何得出二十多年的工夫?

    五、370页:“叔岩虽也有些武功,但非科班出身,终无基本功夫。”

    笔者评:光绪朝内廷教习武净名角钱金福之子钱宝森(也工武花脸),宗师级开口跳(武丑)老角儿傅小山都是武行,可这两位均非科班出身。笔者尚未见谁敢说他俩“终无基本功夫”。梅兰芳也非科班出身,固然他不工武行(余叔岩也不工武行),可梅先生若“无基本功夫”,《醉酒》的“下腰”、“卧鱼”,《穆柯寨》、《虹霓关》的靠把,《别姬》的舞剑就得找替身了。批评余叔岩武功不好完全可以,只是用“非科班出身”作为立论依据,不仅显得底气不足,且未免草率孟浪了些。

    关于余叔岩的武功,笔者仅举一例:民国八年(1919)四月三日梅兰芳祖母八秩寿诞,梅先生在织云公所为祖母举办堂会戏,大轴儿是余叔岩反串武生戏《艳阳楼》。余叔岩所扮之高登“盖是夜全场座客最注意之一出反串杰作”(张聊公语)。戏中“起打各场,五花八门,种种姿势,均极壮美。俞五(笔者按:俞五乃俞菊笙之子俞振庭,与杨小楼同期的大武生)在余座旁,极称其把子之精熟,足见其真功夫之不弱矣”(张聊公《歌舞春秋》)。

    六、365页:此段文字较长,笔者简述之:罗瘿公《菊部丛谈》说只有余叔岩是三世名角是不对的。因余三胜无子,是看着余紫云有出息,便养为己子。“当然可以说是三世名角,按实际说,则还勉强。因为倘见一个好的就抱养,则有许多人,可以三世名角也。”

    笔者评:余紫云生于1855年,余三胜殁于1866年。余三胜于1865年即去了天津,也就是说余三胜收养余紫云时,余紫云最多10岁甚至更小。余三胜真是慧眼伯乐,他能瞧出不及10岁的孩子将来准能成名角,且赶紧揽在手里。岂知十来岁的孩子根本瞧不出端倪,梅兰芳九岁时曾被朱先生断言“祖师爷没赏你饭”,后来梅先生却成了大角儿。齐先生如此说余三胜想必不只是孟浪,似有些矫情且缺乏厚道了。

    七、358页:“(贾)丽川为(贾)洪林之兄,唱老生戏极多,且极长于教戏。”

    笔者评:贾洪林小名狗儿,其祖父叫贾增寿,咸丰年小生。贾增寿有三个儿子,老大叫贾祥林字阔亭;老二叫贾祥凤字丽川;老三叫贾祥瑞,即行内的文场贾三。老大贾祥林有个儿子即贾洪林。按中国的传统伦理规矩,贾丽川该是贾洪林的叔叔。

    八、374页:“后在民国十年之后,虽演了几年,因嗓音关系,也没有受欢迎,后遂辍演,未再登台。虽然多数人没看过他的戏,但他名气很大,这当然是政客文人宣传的力量了。”

    笔者评:暂且不提坊间诸多方家对余叔岩当年演戏情况的描述与评价(有兴趣的读者可以找来翁偶虹、丁秉鐩、刘曾复、吴小如等人著述便知),仅一般戏迷对余大贤的剧艺均有口皆碑。余派是须生大宗,余迷甚伙。余大贤唱念之精致渊雅,身段做表之边式讲究,工架靠把之结实严整,醉人耳目,沁人于心。余派堪当伶界“显学”,享名甚隆,流传最广,可谓极受欢迎。

    本人先父先母当年都在北京。先父生于民国七年(1918),十几岁就花钱请人到家里教戏玩儿票,唱老生,尤其喜欢余派。怹凡遇余叔岩贴演必起早排队买票,可以说场场不落。因先父喜欢余派,四十年代初怹在开明、吉祥、中和等戏园玩儿票彩唱《空城计》、《桑园会》、《探母》等戏,专门起了个艺名为张淑余,意指私淑余叔岩。怹从不直呼“余叔岩”三字,言必称“余大贤”。先母未出阁时,每次余叔岩露演义务戏5块大洋一张票,保长给我外祖母一送就是两张。怹们为了看余大贤肯花10块钱,而且看完回家必大呼过瘾、真好。笔者先父母既非政客,又非齐先生所说的文人,只是普通北京市民。他们也没地方去听政客文人的话,是自己一而再再而三着魔般往戏园子送钱听余大贤。齐如山先生所说余叔岩“也没有受欢迎”,实在有些离奇。

    齐如山“评余叔岩”一文中类似问题还有不少,比如关于戏中汉代人物念唐诗问题等,笔者不再一一列出。

    本人作此文绝非对齐如山先生存有丝毫不敬之心,更无动摇齐先生在戏曲领域崇高地位之企图(他的地位与笔者毫无关系)。相反,正是因为笔者甚知齐先生的影响,才深恐一些未做深究的读者,把齐先生的某些说法当作成说信史进而广泛传播。笔者的此份担心似不算多余,近期已有此种现象显现于世。故此,本人觉得应当把一些事情辨别清楚。以上属个人意见,尚不敢称成一家之言,还盼与有志于此事者共同探讨。(续完)

0

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/Report
  • 评论加载中,请稍候...
发评论

    发评论

   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,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。

      

   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: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(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) 欢迎批评指正

    新浪简介 | About Sina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招聘信息 | 网站律师 | SINA English | 会员注册 | 产品答疑

    新葡萄京官网 新葡萄京官网,新葡萄京官网平台,澳门新葡萄京官网注册

    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