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葡萄京官网--AG电子

加载中…
个人资料
民为贵四世
民为贵四世 新浪个人认证
微博
  • 博客等级:
  • 博客积分:0
  • 博客访问:1,622,925
  • 关注人气:6,824
  • 获赠金笔:0支
  • 赠出金笔:0支
  • 荣誉徽章:
相关博文
推荐博文
谁看过这篇博文
加载中…
正文 字体大小:

央视纪录片《京剧》存在的瑕疵

(2013-06-07 13:57:39)

 

自六月三日起,中央电视台第一频道开始首播纪录片《京剧》。截止本月五日,笔者看了前三集。观后以为,该片的解说叙述多有可商榷处。罗列几点如下,求教于各路方家博雅。

 

一、关于“南府”的位置。《京剧》第一集说,200年前的“南府”在景山。笔者以为不准确。南府的署址位于南长街南口路西,紧邻西苑(中南海)东墙。

清顺治初年,内廷专司事典奏乐并演剧机构沿用明代教坊司、钟鼓司旧制,雍正朝改教坊司为和声署,乾隆初更名为“南府”。南长街南口路西在明代为灰池,池中泡稻草,堆积石灰炉渣,形状类似一头卧象,得名“象山”。清初进行改造,遂命名“南花园”。及至乾隆,他对唐明皇设教坊创梨园颇向往之,就把“内学”太监归拢于南花园内练功学戏,并嘱由内务府管辖。内务府衙门位于西华门迤北,又因有些内务府大臣及堂郎中时常来南花园署理公务,这里近乎内务府分府。由是,为别于北边的内务府,南花园就正式称作“南府”。南府的得名就在于它的位置,即南边的内务府。

而景山在神武门迤北,与“南”字正相反。景山与南府并不是毫无关系,它是乾嘉道三朝“外学”起居习戏场所。1751年(乾隆十六年)乾隆首次南巡,苏扬一带昆剧好角儿不少,其雅致格调及高妙技艺很受乾隆瞩目。他遂下旨给织造府,命选伶人随驾,及后带回京都。这些民籍伶人进京后不便在南府与“内学”太监杂居,就安置在景山之内。景山内西北角有连房百余间,专拨给苏扬伶人居住,时俗称“苏州巷”。

 

二、关于程长庚是否进宫。《京剧》第一集说,1860年(咸丰十年)6月内廷漱芳斋终于迎来了第一位供奉内廷程长庚。笔者以为此说缺乏史料依据。

程长庚进宫演戏一事,笔者所见的文字有陈澹然的《异伶传》,徐珂之《清稗类钞》(照录《异伶传》),朱书绅辑《同光朝名伶十三绝传略》(内有“同治朝入宫充供奉”语),马少波等主编《中国京剧史》(内有“他在供奉内廷时期,奏准免于叫好,他才登台演唱”语),刘强、杨宏英撰《程长庚传》(记有咸丰十年六月初六日,三庆班入宫献艺,唱了一出《群英会》。咸丰皇帝当即恩赏程长庚五品顶戴,擢为内廷供奉等内容)。

关于程长庚是否进过宫,笔者查阅过道光十年(1830年)至光绪六年(1880年)道咸同光四朝清宫升平署恩赏日记档、旨意档、差事档等,均未见程长庚记名。清升平署民籍学生年表咸同两朝亦无程长庚记名。咸丰十年升平署挑选民籍伶人三次共计43人,六月咸丰万寿之后愿意留在宫里当差者35人,其中无程长庚(参见周明泰《清升平署存档事例漫抄》、王芷章《清升平署志略》)。清末诗家赵元礼之《清代伶官传》例言首条注:“本书为各伶立传,皆取升平署档案为据。”查该书咸同两朝卷也无程长庚记名。王芷章之《中国京剧编年史》载,咸丰十年三庆班确有伶人入署承差,分别是:张三福、产金传、曹玉秀、乌松寿、陈连生、杜步云、严福喜、方瑞祥、方镇泉。此十人均见诸赵元礼之《清代伶官传》,唯独没有大老板程长庚。

除此之外,王梦生《梨园佳话》、穆辰公《伶史》、吴焘之《梨园旧话》、波多野乾一《京剧二百年之历史》等专书有关程长庚话题,均无其进宫享供奉钱粮记述。朱家溍在其《清代内廷演剧始末考》一书中说:“三庆班只有可能在六月初六日在圆明园同乐园戏台唱过戏。程长庚作为三庆班班主和驰名全国艺人,应当参加这次演出。”“咸丰帝观看三庆班只有这一次。京剧艺术奠基人程长庚只可能在这一天进宫演过戏,研究戏曲史当以确凿史料为准。”

由是,按朱家溍先生的推测,假设程长庚进过宫,也只是圆明园同乐园那一次。“漱芳斋终于迎来程长庚”一说,不知所据何本。

 

三、关于谭鑫培。

1、《京剧》第一集说,1884年谭鑫培挑班。据王芷章《京剧编年史》载,该年京城没有新戏班报庙(精忠庙,即梨园公会)。谭鑫培首次挑班应是在1887年(光绪十三年),与周春奎共为同春班承班人。

2、《京剧》第一集说,谭鑫培1884年挑班名“同春社”。京城伶界戏班改称“社”是在民国三年(1914年)以后。此议为正乐育化会首倡,以体现国民结社自由之权利。民国三年以前的戏班均称作“某某班”,谭鑫培首次组班,当名为“同春班”。

3、《京剧》第一集说,因为谭鑫培挑班,由此老生行在各行当中“脱颖而出”。笔者以为,此说法值得商榷。旧京伶界在王瑶卿大红之前,老生行地位独尊,戏班承班人必须为老生行,旦行不许挑班。谭鑫培之前的老生好角儿如余三胜、张二奎、程长庚、王九龄、卢台子等在京城早已大名鼎鼎。与谭鑫培同时期的老生孙菊仙、汪桂芬也名头极响。京城的戏迷十之七八都喜听老生。故此,老生行非因谭鑫培唱红以后才“脱颖而出”。

4、《京剧》第一集说,因为谭鑫培挑班,得“谭老板”称号。此说法似欠严谨。伶界的老板称谓通常不以是否挑班为条件,主要以剧艺为依据。能叫座儿的好角儿都可称呼老板,比如早年的徐小香、胡喜禄等,他们虽不挑班,但仍被称为老板。

5、《京剧》前两集出现过几次“伶界大王”谭鑫培用语,前两次叙述背景均在1905年之前。第三次叙述背景是谭鑫培1912年赴沪。谭鑫培获“伶界大王”名誉称谓是在民国元年(1912年),该年谭鑫培应上海新新舞台之邀第五次赴沪。此时老谭的剧艺与名望已如日中天。新新舞台黄楚玖、四盏灯(周詠霓)为了壮大声势,于海报上首次刊写“伶界大王”四字。而在此之前叙述谭鑫培,冠与“伶界大王”称谓,略欠妥当。

6、《京剧》第二集说,谭鑫培1912年在沪上新新舞台贴演,其京派的唱念做打已不合沪上观众口味而获倒好,乃至被哄下台。笔者认为与事实不符。

谭鑫培在新新舞台获倒好,并不是因老谭剧艺不受欢迎,而是起因于《盗魂铃》这出戏。《盗魂铃》中的猪八戒原本是丑行应工。有一回老谭进宫误差,被慈禧老佛爷罚戏一出,点名让他演《盗魂铃》。老谭根本不会这出,急忙找王长林等钻锅(临时学戏)。到了台上老谭仿照《戏迷传》连唱带做,东拼西凑各戏腔调。及至后面开打,老谭拿出看家武功,从两张半桌子往下翻,身段干净漂亮。慈禧看得心情畅快大加赞赏。老佛爷一夸就成了定论,原本老谭算是反串《盗魂铃》,自此以后成了老生应工戏,与丑行两抱着了。

在老谭此次来沪前,武丑儿杨四立刚唱过《盗魂铃》,而且从两张半桌子干净利落翻下。这晚老谭登上了两张半桌子,先拿了个顶,又做了个跃跃欲试的身段,末了冲台下摇摇手说:“我还要老命那。”转脸就下去了。其实这谁都能谅解,65岁翻两张半桌子实在勉为其难,何况如此处理也符合猪八戒的“傻奸”身份,本不算问题。可巧台下有一位看客中酒,半醉半醒地使劲叫了声大倒好。老谭并没介意,圆满唱完了《盗魂铃》。新新的前台老板私下让伙计把这醉鬼捆到账房,质问他懂不懂戏,哪个地方不好。这位的酒被吓醒了一半,连连打拱认错承认自己不懂戏。前台老板还不依不饶,非让醉鬼喝尿。后经人劝才放他走。

这位醉鬼的同乡听说新新舞台老板侮辱观众,动了公愤。他们串联多位具名在报纸上发新闻启示,向新新提出抗议。其他小报儿一通起哄,闹得第二天的演出无法继续。黄楚玖、四盏灯赶紧出面多方盘桓交涉,几近半个月,事情才算消停。条件是新新老板与老谭出面请客赔礼,并取消“伶界大王”四字招牌。完事后戏园重新开锣,头晚儿戏码儿《托兆碰碑》。临近老谭登台,四盏灯扒开幕帘儿一瞧前台满坑满谷,言道:“这个倒好不是白叫吗?”

台下这位醉酒观众属于个别,只是谭鑫培此次赴沪的一段插曲。不存在老谭的唱念做打不合沪上观众口味之说,亦无被哄下台一事。老谭的这个演出档期并未提前收场。

7、《京剧》第二集说,1917年谭鑫培辞世是在欢迎广东督军陆荣廷进京的那家花园堂会上。电视画面所配镜头是一位穿厚底儿扎黄靠戴白髯手持大刀的演员,口吐鲜血于白髯之上。这个演员的扮相与谭鑫培当天承应戏码不符。老谭当天唱的是《洪洋洞》,杨六郎的扮相是褶子“黪三”。《京剧》一片中的演员扮相像是《托兆碰碑》的杨继业。另外,在京剧舞台上,杨六郎与杨继业之死都无口吐鲜血情节。即便按纪录片编导的艺术手法来理解,笔者也以为欠妥当。

 

四、关于谭鑫培之后的老生大家。《京剧》第三集说,马连良是被大多数专家戏迷认为在谭鑫培之后,京剧史上最为全面的老生大家。笔者对此说持有异议。

1917年谭鑫培病殁后,京剧老生行的领袖是余叔岩。余叔岩自1908年从天津回京后卧薪尝胆十年,于1918年正式复出。先后搭入梅兰芳的裕群社和杨小楼的中兴社,1921年在俞五(俞振庭)的双庆社唱大轴儿,1923年挑班同庆社。此间,余叔岩与杨小楼、梅兰芳被称作“三大件儿”,各执老生、武生、旦行之牛耳。老生一行自谭鑫培之后,就取法之富,眼界之宽,能戏之多,剧艺之精等全面而论,余叔岩是第一人。以工架靠把评判,马连良应不及余叔岩结实严整,唱念做表也未必如余叔岩精致讲究。

另外北京的高庆奎及沪上的周信芳二人的唱念做打四工均足够全面,似也不逊色于马连良。高、周二人以戏路宽能戏多著于世,剧艺水准为内外两行共睹。笔者无从知晓《京剧》一片中所说的大多数专家指的是哪些人,就笔者所见所闻,视余叔岩、高庆奎、周信芳而不见,单把一个“最”字冠于马连良,恐难成立。

 

五、《京剧》第三集说,富连成“从《借东风》到《群英会》”,这句话属于“翻场”,为伶界所不许。

京剧有术语叫“翻场”,分派戏翻场与台上翻场两种。派戏翻场指,一天所演戏码儿的剧情时代及故事情节顺序前后颠倒。比如同一台戏,先唱了《失空斩》,后面就不能唱《长坂坡》,所谓“从《借东风》到《群英会》”就是翻场。 “《群英会》带《借风》(《借东风》)”是戏迷口中常见的一句话。《群英会》是一出群戏,昔年戏班有单演《群英会》的,有接演《借东风》的,还有续演《华容道》的,此三出简称《群借华》。假如戏班管事先派了《借东风》,再派《群英会》属于出娄子,前后台都不会答应。诸葛亮借完东风,即刻逃走而躲避周瑜追杀,万不能过了一会儿又登台与周瑜“对火字”,立下三日内造10万狼牙箭的军令状。电视片解说词虽不是派戏,但既然冠名《京剧》,似也不好说出过于外行的话。

 

六、《京剧》第三集说,一百年前,广和楼、广德楼、华乐楼、第一楼是京城四大戏园。

百年前,华乐戏园叫“天乐”,尚无“华乐”一名。“华乐”得名是因为“天乐”股东易主,于1920年10月28日正式更名“华乐”。另外无论天乐还是华乐,都称为“园”或“戏院”。也许笔者孤陋,未闻未见“华乐楼”之称谓。若《京剧》“华乐楼”之说有出处,笔者也算长一次见识。

 

以上是笔者观看央视纪录片《京剧》前三集后的个人意见,由于看完即匆匆落笔,无论转述《京剧》原片内容还是个人见解均难免疏漏错讹。还盼读者批评。

   (本文已在《民主与法制时报》影视周刊排发。)

 

0

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/Report
  • 评论加载中,请稍候...
发评论

    发评论

   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,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。

      

   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: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(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) 欢迎批评指正

    新浪简介 | About Sina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招聘信息 | 网站律师 | SINA English | 会员注册 | 产品答疑

    新葡萄京官网 新葡萄京官网,新葡萄京官网平台,澳门新葡萄京官网注册

    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